敌我是非

•现在墙头MHA 歌王 Code Geass FGO 弹丸 是个臭屁写文的
通常主角攻 cp双推 产出&左右固定
•CP取向
-MHA 轰爆-歌王 音时 岭兰-CG 朱修
-刀剑乱舞 长谷部中心 俱利烛
-Fate系列 四战金枪 枪兵厨
-全职高手 修伞 叶all
副食叶喻 叶王 喻黄喻
-弹丸 主二代 日狛 神狛
V3正在玩 预定最王 最天
•墙头角色
-MHA 轰、咔
-歌王:音时+兰兰、那月
-CG:鲁鲁修 枢木朱雀
-刀剑:长谷部 俱利烛 明石 爷爷 R4
-Fate:Lancer们(迪卢木多No.1)EX亲爹(天草No.1)闪闪 切嗣
-全职:老叶 大眼 包子=喻队 老林
-弹丸:日狛 大家

在空间看到幼驯染版本的笑死了忍不住写个轰爆的

轰焦冻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 哪怕爆豪胜己半夜起来专门碰到了他,他都会以为是爆豪起床时不小心踢了他一脚。

最近在嗑轰爆,也给自己的LFT除除尘。
脑洞之一的片段,无题,打算写完。
设定是高中就单箭头爆很久的轰,时间跨度到职英。
———————————————————————


虽然这个说法和对方给人的一贯印象实在大相径庭,但轰觉得爆豪,很精巧。
是在某个六月的训练,穿着实战服的爆豪日常先人一步地向着前方高高跃起的时候,轰焦冻知道了这件事。

最初是因为爆豪眼罩脑后那一对装饰的缘故吧。它漆着爆炸物标识和焦炭的橙黑色,再加上那个形状——最不擅长想象的人也能形容的,蝶翅状。
然后他被烈日照亮了,一同袒露的还有无袖背心与袖套间绷出的大片区域:三角肌、三头肌和二头肌致密地附着在那对臂膀上,在绷紧的蜜色皮肤下潮水般微微涌动。
而肩臂同被背心束紧的胸腹,毫无多余一气呵成的流畅弧度到了腰却锋芒一转,宛如被狠掐了一把般地溜下,笔直地勾勒出双腿。
没来由地,轰想起初中的生物课本。想起某一页彩色图片上,昆虫被圈出标作“节肢”的部位。

恰好在这个时候,那对“翅膀”就在爆豪脑后展开了。嚣张地扬起,边缘沾着被锋利棱角切碎的光。像是它带起他,又像是“他们”在共同——飞翔。
轰焦冻就站在地面仰望了这一切。
说那是蝴蝶,未免太过梦幻飘忽。
他宛如一架肆无忌惮,存在本身就标志着破坏、战斗和胜利的巨大轰炸机。嚣张的色彩、蝴蝶状的机翼、缜密的头脑、暴戾的火力。
蝴蝶是精巧的,专为那种用途而设计创造的机械是精巧的。
爆豪胜己也是精巧的,并且他“活着”。
如果人类是万物之灵长,他在人类中也是属于上帝造物的那一种。
正因他永远是爆炸的进行时吧,所以才显得如此强大…又鲜亮得扎眼。

耀眼的夏日逆光将这幅剪影,以近乎灼烧的刺痛感刻进了轰焦冻的瞳孔里。

篝火星合

【依旧是陈年老文,TF电影变四剧情衍生。
自认对当时TF坑了解还不够深入,OOC和设定偏差有,文笔并不优秀,请谨慎阅读。
本文不含任何cp】


开头记:
我突然想到如果在打完一场仗之后,汽车人们也会聚集到一起,一边焊接着自己的伤口一边喝点高纯什么的,再来扯扯自己六十万或者一百万年前的老事儿_(:3


———————————————————

他们围坐在一起,由同伴或者自己焊接着战争留给他们的徽记,慢吞吞地叙述着自己几十万或者上百万年前的陈谷子烂芝麻,那里有他们曾遇见过的人,活在他们的记忆里,笑容鲜明。而急性子些的,比如探长,会臭骂着身为TF战士还婆婆妈妈想老子当年还没有胡子的时候…

高纯轻轻地泛着微光,汽车人们也得以享受难得的,暂时的平和,人类一般的悠闲时光对他们这些战士来说是奢侈的,因为可能下一秒就仆倒在漫漫长路上。
如果有人倒下其他的人会踏着他的尸体向前,因为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去悼念他追怀他,去收拾起他的尸体。而死去的人也不会责怪,因为这是他们早已清楚的。

所以我们才在此时相聚在一起啊兄弟,为了下一场的战争,为了说不定明日就会有的牺牲。
杀死TF有的时候也只需要一瞬间,而这一瞬间比起数百万年实在是太短了,太短了,所以不在这时记住,以后说不定就会忘记。
他们笑骂着,胸前的火种相互辉映,静谧地燃烧,就像一个小型的星系。

“而Prime,却连品味这短暂到转瞬即逝的宁静的权利都不曾拥有。”

有的时候这个星系的中心,他们的领袖会在不远处——只不过他们看不到,注视着他们难得的欢乐,冷洌的深蓝亮着荧光——这是领导者该有的,随时保持精力充沛的外表,即使有时只是外表。

「怎么了Prime,你为何不去参与?你可是领袖啊。」救护车搭着他,拿着高纯显然已经有点上头,他大力拍着领袖的……管他是颈部还是肩部呢,相当地来劲了。
「啊,救护车…可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事不是么?」
「这是属于你们的宴会,你们是我忠诚的战士,重于泰山的朋友,光荣的相聚我只需远远关注。」
「如果非得我去讲些什么………救护车。」

年轻的领袖默默低下头,似乎是淡淡叹了口气,接着他仰望头顶,那无论对TF还是对人类都是浩瀚无垠的广袤宇宙,银河在她的裙摆上如同田野里的花丛般散落着,天鹅绒似的穹幕镶嵌着璀璨的碎钻——那是各大星系,在她的怀里他们出生,无数生命在她的摇篮里竞相自由。

「从前有个叫Orion的TF,他的故乡繁荣而强大,从前他的身边是厚重的图书,里面是远古和时间的海洋,沉睡着史诗和智者,从前他的兄弟立足巅峰而肩负众望,他与他曾肩并肩……」
「但是他忘了,而现在才想起来。」
「一切的大前提,唯有『从前』。」
他的身边很安静,远处篝火轻微的噼啪声在传声器里被放大,唯有听着救护车还在咕咚咕咚灌着高纯。

「……很抱歉对你讲这些,救护车。」
正值盛年的领袖微含歉意地点头,他的面颊笼罩在夜色中,并用光学镜示意
「不过你该回去了…而且高纯不能喝太多。」
口吻略带无奈,虽然这无奈的源头也许并不止于此。

救护车脚步有点错乱。他妈的…没想到这段路怎么这么难走。他这么想着,蹒跚着挪回那群TF之间,他们抱怨着他的离开和晚归。
「你的关节是锈掉了吗啊?你要是都成炉渣了可怎么支援我们去撕碎那堆破齿轮!」
「不对,老救还有他那把大扳手!Ahha!!」

因为这么简单粗陋的一个笑话他们现在就能笑得前仰后合,救护车光学镜上一片混沌,对焦都对不准,也懒得和他们争论。光明映照着他们的脸庞,他们的笑容沐浴在暖色里,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地年轻,那么地分明夺目……
然后他转过头,最后一次凝视他们的领袖。他矗立在不远处的山岗上,月色稀疏的深夜只能斜斜剪出一个漆黑的,高大的身影,而他的头顶披挂着星辰,仿佛这些星体也愿追随着这位领袖。而这之中无数行星将会或者已然明灭,白矮星,超新星,红巨星……它们和他们汇成一个宇宙。这是他们的宇宙,也是造物主的宇宙,而他们却坚决不是其中的任何一颗,他们不为轨道所拘束。
他们与这世界竞相斗争,他们的领袖带领他们开山断海,斩落星辰,只为没有战役也无奴役的明日曙光。
The sun also rises.



「嗨,所以我说Optimus Prime是那最璀璨的太阳!不过哪怕他是黑洞也无所谓,他就是叫人甘愿为他去死!你不能背叛他,Never。」
他嘟囔出这么一句,不管一旁探长的臭骂,转身蒙头,开始呼呼休眠。

----------莫名其妙变成了老救视角 fin------------


后记

后来他倒在被他撞出的废墟坑里,断掉的下肢缺口汩汩地淌着绿色的机油,滴滴答答,电路噼啪作响,火花四溅,不远处却是慢慢走来的该死的禁闭。
「看来今天是要栽在这里了」他想着,可毫无恐惧,他只是咒骂着自己怎么没能再多杀几个霸天虎。
「好歹让我躺着那些炉渣垫背。」

「…」「……#%*$�…」
他只是看着禁闭那张惹人厌烦的脸,那上面发声器单纯地一开一合,但他的音频接收器噪声大作,什么都听不见。
妈的,他居然把炮安在脸上,真是令人作呕的设计。
不过他听清楚了他话里的那个名字,属于汽车人领袖,也听明白了那句
「想活命,就告诉我他在哪。」

呸,恶心的脏货,我就算说了也会被你干掉。
严肃的救护车再次在心里默默爆出粗口,不过他今天可没喝过量的高纯。CPU中却是四处警报蜂鸣,炸得要几欲要裂开。

「我再问一次,Where,is Optimus Prime?」

他用着最后一点气力仰面望着那个炉渣,火种照亮他的光学镜,他想起当初山岗上那个身影,最后的领袖披挂着星辰与月,可那也是汽车人的太阳。
「……Never.」
「那么我就满足你下地狱的愿望。」

最后他听见自己火种的爆响,没想到TF的火种熄灭时响声还挺干脆。不过好歹他的灵魂会汇聚到那个最伟大的火种源中,让它更加旺盛鲜亮。

-----------私心的老救后记 fin-----------


#Transformers 变形金刚
#擎威 OPM

黑历史投放。历经丢失-找回-再次丢失,诸多周折,终于找回了这篇几年前的文字。
它也许不是最优秀的,意境却是我最喜欢的,在TF坑时大概是我文笔气势最为磅礴的时候。
当时入坑不深,此文也是一口气打下的草稿,难免看上去笔触杂乱,并可能含有诸多设定与原作的偏差、ooc,敬请谅解。
一切荣耀归自由的众生。

蝉城

叶修做了一个梦。
他在和谁一起走。
梦里路上都是亮的,长长的似乎看不到什么尽头。老城夏天的热浪绵绵裹在樟树浓郁的阴影里,潮水一般地涌下来。
被照成鹅黄色的路就这么岁月一般向前延伸,他不知道要走多久。
习惯性地叼着烟头,烟雾轻薄袅袅而上,随着慢悠悠的步子一晃一晃。烟好像也没抽完,这是自己最高兴的事。
柏油马路里少许热气拼命找缝钻了出来,窜进裤腿,一步一步踩在光斑和蝉鸣里,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叶修依旧觉得十分快意。

走到一个地方,他继续走,他停下。
自己走了一段感觉不太对劲,叶修回头。
看到苏沐秋撑着伞站在那对他笑,也不往前跟上。
“叶修。”
他的侧脸在并不强烈的阳光和树影里,明明暗暗,唯有笑容是暖的。
叶修自己没说什么,盯着他看了半天。最后他摘下正抽着的烟,朝他点点头。
“我知道。”

然后他醒来,耳边颈后仿佛还沾着残梦,依稀有老城,有夏日和故人,还有香樟的浓郁影子和海潮般的蝉鸣。
唯有路还很长。


他们道别的话不会更简单,洒脱而淋漓,短暂而悠长,仿佛临时的天各一方罢了,回头既望,还在阑珊处。

“叶修。”
“我知道。”

仅此,就是我最淋漓尽致的道别。
长路漫漫,我知道你依然在。
终点见。

#脑洞系列#迪卢木多颜文字配布

一时兴起的产物

通常:\₍₍◟(∗ˋ.•ω•ˊ∗)◞/₎₎ 

光辉之颜:(`.-ω•´)◞~✨ 

惊讶:∑(´.•ω•`) 

好奇:(´.•ω•`)⁇ 

伤心/感动:(´.q∀q ` )
_(´.;ω;`」∠ )_:「主よ…‼︎」 

思考:(`.-д -´ )… 

战斗:\( `.•ω•´)っ/:「我が主にこの勝利を捧げよ‼︎」 

愤怒:(((Σ( `.°皿°´ #)っ/ 


得意:(.•́⌄•́๑)૭✧ 


害羞:(●.`° u °´●)​ノ「まだまだ続けます‼︎」 

汗:(;.°Д°;:)「困ります⁉︎」 




不管有没有人看我就是要发(。) 顺便来个彩蛋:

(´.•_ζ•`) 

试加呆毛 好像只有这个不违和😂毕竟他的呆毛横跨鼻梁实在是不好加(。

那么姑且叫它“迪卢木多の冷漠.jpg”吧(。

嗯 也许还会再做一些 TBC?


还有
迪卢木多真是太可爱了!!!❤️

【同人本制作后续篇】参展清单

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

关于同人本制作方面我们已经讲过很多了,惯例贴一下目录地址请戳 (以前没这个惯例?那就从现在开始有了)




【别问我经历了多少血与泪而想要写这个。】


【我们假设一个前提,没有窗本!(听起来是不是很理想)】


【代理相关就不说了,仅说一下作为摊主出摊的种种过程。(对,我依旧是在鼓励你们挑战高级副本)】




一、展会前




I、确认你要参加的展会,列时间表。申请摊位,确认参展商品,参展人员


II、行程安排,同城安排好时间,异地提前订好酒店及往返票。


III、有任何疑问请联系主办方。






二、参展前




I、自带物品(摆在最明显的位置,出门不要匆忙,切记检查所有物品,最好列好清单。)




【推荐清单】




【必选】


☆☆☆☆☆展会商品的清单一张(类别、商品数目、价格、联系人手机号、所有物流号。)


☆☆☆☆☆宽胶带


☆☆☆      笔


☆☆☆☆   剪刀(空气动力剪胶带非常方便)


☆☆☆☆   验钞笔




【可选】


☆☆☆☆☆支付宝/微信二维码立版(场馆网络通畅就会非常好用,开手机耗电太快且手机容易丢)


☆☆☆      零钱


☆☆☆☆☆预定名单(预定及场取名单,预定信息和所有手机号)


☆☆         美工刀


☆            曲别针


☆☆☆      行李箱


☆☆☆☆   拖车


☆☆☆      商品展示网格


☆☆☆☆☆塑料透明垫(如果琐碎周边非常多的摊位,极度推荐,盖上封好,小物品不会丢)


☆☆☆      内侧有口袋的桌布


(仅个人经验,有漏请补充)




II、物流撕逼(其实我就是想写这个,我在参展的路上怒用手机打的)




1、和发货方尽早确认物流单号


2、送到展会仓库的快递,【对方写上摊位号的快递单】一定【要求拍照】确认


3、展会不接货,宾馆接的快递,请写【真实姓名】(房间号)


4、展会不接货,布展自提的快递。


①在指定送货前半天,电话确认


②在指定送货时间,再次电话确认


③节假日快递员人手短缺,快递不及时。


④新场馆周边快递在不知道有展会的情况下,会认为展厅放假自行更改成工作日送货。


⑤天气不好的情况下,顺丰也没法解决一切问题。


⑥发现送不到可以联系辖区快递点咨询自提地址。


⑦快递延迟送货,比如展会当天,请电话催八百次


⑧不要觉得打电话麻烦,物品没到才是最麻烦的。


⑨准备一张白纸,在快递挂了之后写公告。




III、清点


布展或开展前清点自己的所有物品,(尤其是他人寄售物品,避免一些麻烦)




二、好了我们准备参展




I、摊主证/身份证入场


II、摆摊


III、卖完/没卖完


IV、清点物品,不要遗漏,垃圾装好。


V、需要发快递的发快递,自己拉走的拉走。


VI、聚餐、回家/旅店。






三、遵守展会秩序,享受展会,相互包容。




以上!




(小教室蛮久不更新了,因为想得到的基本都写了,不过私信一直不断,各种问题都在目录里可以得到解答,感谢大家的支持 么么哒!~)



王与骑士的十七行诗


我抱着恋人的骸骨
不过橡树枝的一束
轻薄如拂晓的云雾
脆弱如草尖的露珠
他容貌受天神怜顾
双枪好似夜莺飞舞
将他那矫健的身躯
于英雄王座下匍匐

而今王者怀中荒芜
灰银般忠诚的骸骨
一如骑士将他拥护
他低语无笑亦无怒
“汝之永生注定从吾
死亡不过冥河一渡
只需等你肉身重塑
待到那时灵魂轮复
命你速归不得怠误”

略苦也甜的俱利烛脑洞。试写了一点,算是试阅。文题暂无。 

因为不想在开头就揭示具体介绍,所以在评论里写了w如果没看懂细节或者有兴趣的请随意移步评论

*关于光忠对于咖喱的称呼暂定为俱利君,日后有可能改动。 

以上皆可的 正文GO→ 

==============================================

大概是开头:


一个本丸的再平常不过的午后。


“咚,咚,咚”

和室外寂静已久的走廊,木地板上传来有力的脚步声。

一位年轻的男子发梢挑红,深色的左臂盘着黑龙走了近来。

随着他拉开门,蝉鸣的海潮一同涌进,淹没本就不大的和室,只见浓稠炽烈的日光贴着他背后,在榻榻米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俱利君?”

和室里的人影听到声响就回过头,望着大俱利伽罗进房关上拉门。

“辛苦你跑一趟,要坐吗?”

大俱利伽罗扬手摆了摆,突然想到什么似地停顿了一瞬,将手握回自己的刀上盘腿坐下。

他看着那人影也从桌边走来,在他面前缓缓曲膝落地,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从袖口探出一截,向周围的榻榻米上摸索一番,才理了衣襟正坐下来。

对方着藏青浴衣,领口略略对比出柔白的肤色。干净短发垂下,露出一只金瞳,漆黑的眼罩却覆着另一边,被刘海遮得若隐若现。

“下午好啊。”烛台切光忠笑道。


---------------------------中间一段容我再想想-----------------------------


“啊,虽然看不见俱利君了,但也没什么大碍。” 

烛台切光忠伸出手,缓缓摸索着抚过大俱利伽罗的眉眼,就像是个造物主在抚慰着他新生的世界。 

划过巍峨绵延的山川,浓墨淡染的林海,有沉静凝润之潭一钵,日月浸在其中憩息。

山川是眉梁鼻骨,林海是发梢眼睫,沉寂的潭水是大俱利伽罗深邃的眼神。

是挥之不去的记忆啊,苍茫而熟稔的地图刻在烛台切光忠的掌心。

一任时光辗转变迁。 


  “……”

 意料之中的静默。 

“虽然俱利君你本来也是那样…”

大俱利伽罗一言不发。 

一如深潭的眼神,凝视着面前仰脸望着他的,戴着单边眼罩的年轻男人。

他真的很白,他想道。眸色也是好看的熔金。 

这感想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他只是看着这端正帅气的脸庞 然后,将难得泛起春日暖意的眼波,缓缓自那对深潭中,倾泻在其上,贯注在那只与他四目相对,呈完美的亮金色而毫无聚焦的,英气的眼里。 

光忠,我有点后悔。

大俱利伽罗发现,现在他不用再时不时躲避烛台切光忠的目光了。

他有了足够的时间,去毫不掩饰地直视他 去仔细地,反复地,百看不厌地,去凝视,去铭记对方的面容。

然而这样的机会,烛台切光忠已经没有。


不过,你是很帅气。

烛台切光忠的嘴角微微勾起。 

“俱利君又在想些什么?” 

…… 啊啊,知道了他应该会很高兴吧,笑容灿烂就像刚才一样。


虽然你本来就是那样沉默

然而,现在却真的……。


我有点后悔我没有趁早好好看看你。 

这样,也就能早点让你知道了。 


山中龙吟已绝。

鱼俞木.:

"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会最终沉入海底。生物学家赋予这个过程一个名字——鲸落(Whale Fall)。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着整套生命系统。"――百度百科


“这意味着我们体内蕴含的所有能量,每一个粒子,都会成为别的事物的一部分。也许是海蛾鱼,也许是微生物,也许会在百亿年之后被超新星燃烧掉,而现在构成我们身体的每个粒子,都曾经是别的事物的一分子,可能来自月亮、积雨云、或者来自猛犸,或者是猴子。成千上万的美丽生物,就像我们一样惧怕死亡,我们赋予它们新生。” ――《神盾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