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我是非

•现在墙头MHA 歌王 Code Geass FGO 弹丸 是个臭屁写文的
通常主角攻 cp双推 产出&左右固定
•CP取向
-MHA 轰爆-歌王 音时 岭兰-CG 朱修
-刀剑乱舞 长谷部中心 俱利烛
-Fate系列 四战金枪 枪兵厨
-全职高手 修伞 叶all
副食叶喻 叶王 喻黄喻
-弹丸 主二代 日狛 神狛
V3正在玩 预定最王 最天
•墙头角色
-MHA 轰、咔
-歌王:音时+兰兰、那月
-CG:鲁鲁修 枢木朱雀
-刀剑:长谷部 俱利烛 明石 爷爷 R4
-Fate:Lancer们(迪卢木多No.1)EX亲爹(天草No.1)闪闪 切嗣
-全职:老叶 大眼 包子=喻队 老林
-弹丸:日狛 大家

篝火星合

【依旧是陈年老文,TF电影变四剧情衍生。
自认对当时TF坑了解还不够深入,OOC和设定偏差有,文笔并不优秀,请谨慎阅读。
本文不含任何cp】


开头记:
我突然想到如果在打完一场仗之后,汽车人们也会聚集到一起,一边焊接着自己的伤口一边喝点高纯什么的,再来扯扯自己六十万或者一百万年前的老事儿_(:3


———————————————————

他们围坐在一起,由同伴或者自己焊接着战争留给他们的徽记,慢吞吞地叙述着自己几十万或者上百万年前的陈谷子烂芝麻,那里有他们曾遇见过的人,活在他们的记忆里,笑容鲜明。而急性子些的,比如探长,会臭骂着身为TF战士还婆婆妈妈想老子当年还没有胡子的时候…

高纯轻轻地泛着微光,汽车人们也得以享受难得的,暂时的平和,人类一般的悠闲时光对他们这些战士来说是奢侈的,因为可能下一秒就仆倒在漫漫长路上。
如果有人倒下其他的人会踏着他的尸体向前,因为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去悼念他追怀他,去收拾起他的尸体。而死去的人也不会责怪,因为这是他们早已清楚的。

所以我们才在此时相聚在一起啊兄弟,为了下一场的战争,为了说不定明日就会有的牺牲。
杀死TF有的时候也只需要一瞬间,而这一瞬间比起数百万年实在是太短了,太短了,所以不在这时记住,以后说不定就会忘记。
他们笑骂着,胸前的火种相互辉映,静谧地燃烧,就像一个小型的星系。

“而Prime,却连品味这短暂到转瞬即逝的宁静的权利都不曾拥有。”

有的时候这个星系的中心,他们的领袖会在不远处——只不过他们看不到,注视着他们难得的欢乐,冷洌的深蓝亮着荧光——这是领导者该有的,随时保持精力充沛的外表,即使有时只是外表。

「怎么了Prime,你为何不去参与?你可是领袖啊。」救护车搭着他,拿着高纯显然已经有点上头,他大力拍着领袖的……管他是颈部还是肩部呢,相当地来劲了。
「啊,救护车…可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事不是么?」
「这是属于你们的宴会,你们是我忠诚的战士,重于泰山的朋友,光荣的相聚我只需远远关注。」
「如果非得我去讲些什么………救护车。」

年轻的领袖默默低下头,似乎是淡淡叹了口气,接着他仰望头顶,那无论对TF还是对人类都是浩瀚无垠的广袤宇宙,银河在她的裙摆上如同田野里的花丛般散落着,天鹅绒似的穹幕镶嵌着璀璨的碎钻——那是各大星系,在她的怀里他们出生,无数生命在她的摇篮里竞相自由。

「从前有个叫Orion的TF,他的故乡繁荣而强大,从前他的身边是厚重的图书,里面是远古和时间的海洋,沉睡着史诗和智者,从前他的兄弟立足巅峰而肩负众望,他与他曾肩并肩……」
「但是他忘了,而现在才想起来。」
「一切的大前提,唯有『从前』。」
他的身边很安静,远处篝火轻微的噼啪声在传声器里被放大,唯有听着救护车还在咕咚咕咚灌着高纯。

「……很抱歉对你讲这些,救护车。」
正值盛年的领袖微含歉意地点头,他的面颊笼罩在夜色中,并用光学镜示意
「不过你该回去了…而且高纯不能喝太多。」
口吻略带无奈,虽然这无奈的源头也许并不止于此。

救护车脚步有点错乱。他妈的…没想到这段路怎么这么难走。他这么想着,蹒跚着挪回那群TF之间,他们抱怨着他的离开和晚归。
「你的关节是锈掉了吗啊?你要是都成炉渣了可怎么支援我们去撕碎那堆破齿轮!」
「不对,老救还有他那把大扳手!Ahha!!」

因为这么简单粗陋的一个笑话他们现在就能笑得前仰后合,救护车光学镜上一片混沌,对焦都对不准,也懒得和他们争论。光明映照着他们的脸庞,他们的笑容沐浴在暖色里,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地年轻,那么地分明夺目……
然后他转过头,最后一次凝视他们的领袖。他矗立在不远处的山岗上,月色稀疏的深夜只能斜斜剪出一个漆黑的,高大的身影,而他的头顶披挂着星辰,仿佛这些星体也愿追随着这位领袖。而这之中无数行星将会或者已然明灭,白矮星,超新星,红巨星……它们和他们汇成一个宇宙。这是他们的宇宙,也是造物主的宇宙,而他们却坚决不是其中的任何一颗,他们不为轨道所拘束。
他们与这世界竞相斗争,他们的领袖带领他们开山断海,斩落星辰,只为没有战役也无奴役的明日曙光。
The sun also rises.



「嗨,所以我说Optimus Prime是那最璀璨的太阳!不过哪怕他是黑洞也无所谓,他就是叫人甘愿为他去死!你不能背叛他,Never。」
他嘟囔出这么一句,不管一旁探长的臭骂,转身蒙头,开始呼呼休眠。

----------莫名其妙变成了老救视角 fin------------


后记

后来他倒在被他撞出的废墟坑里,断掉的下肢缺口汩汩地淌着绿色的机油,滴滴答答,电路噼啪作响,火花四溅,不远处却是慢慢走来的该死的禁闭。
「看来今天是要栽在这里了」他想着,可毫无恐惧,他只是咒骂着自己怎么没能再多杀几个霸天虎。
「好歹让我躺着那些炉渣垫背。」

「…」「……#%*$�…」
他只是看着禁闭那张惹人厌烦的脸,那上面发声器单纯地一开一合,但他的音频接收器噪声大作,什么都听不见。
妈的,他居然把炮安在脸上,真是令人作呕的设计。
不过他听清楚了他话里的那个名字,属于汽车人领袖,也听明白了那句
「想活命,就告诉我他在哪。」

呸,恶心的脏货,我就算说了也会被你干掉。
严肃的救护车再次在心里默默爆出粗口,不过他今天可没喝过量的高纯。CPU中却是四处警报蜂鸣,炸得要几欲要裂开。

「我再问一次,Where,is Optimus Prime?」

他用着最后一点气力仰面望着那个炉渣,火种照亮他的光学镜,他想起当初山岗上那个身影,最后的领袖披挂着星辰与月,可那也是汽车人的太阳。
「……Never.」
「那么我就满足你下地狱的愿望。」

最后他听见自己火种的爆响,没想到TF的火种熄灭时响声还挺干脆。不过好歹他的灵魂会汇聚到那个最伟大的火种源中,让它更加旺盛鲜亮。

-----------私心的老救后记 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