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我是非

•现在墙头MHA 歌王 Code Geass FGO 弹丸 是个臭屁写文的
通常主角攻 cp双推 产出&左右固定
•CP取向
-MHA 轰爆-歌王 音时 岭兰-CG 朱修
-刀剑乱舞 长谷部中心 俱利烛
-Fate系列 四战金枪 枪兵厨
-全职高手 修伞 叶all
副食叶喻 叶王 喻黄喻
-弹丸 主二代 日狛 神狛
V3正在玩 预定最王 最天
•墙头角色
-MHA 轰、咔
-歌王:音时+兰兰、那月
-CG:鲁鲁修 枢木朱雀
-刀剑:长谷部 俱利烛 明石 爷爷 R4
-Fate:Lancer们(迪卢木多No.1)EX亲爹(天草No.1)闪闪 切嗣
-全职:老叶 大眼 包子=喻队 老林
-弹丸:日狛 大家

略苦也甜的俱利烛脑洞。试写了一点,算是试阅。文题暂无。 

因为不想在开头就揭示具体介绍,所以在评论里写了w如果没看懂细节或者有兴趣的请随意移步评论

*关于光忠对于咖喱的称呼暂定为俱利君,日后有可能改动。 

以上皆可的 正文GO→ 

==============================================

大概是开头:


一个本丸的再平常不过的午后。


“咚,咚,咚”

和室外寂静已久的走廊,木地板上传来有力的脚步声。

一位年轻的男子发梢挑红,深色的左臂盘着黑龙走了近来。

随着他拉开门,蝉鸣的海潮一同涌进,淹没本就不大的和室,只见浓稠炽烈的日光贴着他背后,在榻榻米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俱利君?”

和室里的人影听到声响就回过头,望着大俱利伽罗进房关上拉门。

“辛苦你跑一趟,要坐吗?”

大俱利伽罗扬手摆了摆,突然想到什么似地停顿了一瞬,将手握回自己的刀上盘腿坐下。

他看着那人影也从桌边走来,在他面前缓缓曲膝落地,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从袖口探出一截,向周围的榻榻米上摸索一番,才理了衣襟正坐下来。

对方着藏青浴衣,领口略略对比出柔白的肤色。干净短发垂下,露出一只金瞳,漆黑的眼罩却覆着另一边,被刘海遮得若隐若现。

“下午好啊。”烛台切光忠笑道。


---------------------------中间一段容我再想想-----------------------------


“啊,虽然看不见俱利君了,但也没什么大碍。” 

烛台切光忠伸出手,缓缓摸索着抚过大俱利伽罗的眉眼,就像是个造物主在抚慰着他新生的世界。 

划过巍峨绵延的山川,浓墨淡染的林海,有沉静凝润之潭一钵,日月浸在其中憩息。

山川是眉梁鼻骨,林海是发梢眼睫,沉寂的潭水是大俱利伽罗深邃的眼神。

是挥之不去的记忆啊,苍茫而熟稔的地图刻在烛台切光忠的掌心。

一任时光辗转变迁。 


  “……”

 意料之中的静默。 

“虽然俱利君你本来也是那样…”

大俱利伽罗一言不发。 

一如深潭的眼神,凝视着面前仰脸望着他的,戴着单边眼罩的年轻男人。

他真的很白,他想道。眸色也是好看的熔金。 

这感想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他只是看着这端正帅气的脸庞 然后,将难得泛起春日暖意的眼波,缓缓自那对深潭中,倾泻在其上,贯注在那只与他四目相对,呈完美的亮金色而毫无聚焦的,英气的眼里。 

光忠,我有点后悔。

大俱利伽罗发现,现在他不用再时不时躲避烛台切光忠的目光了。

他有了足够的时间,去毫不掩饰地直视他 去仔细地,反复地,百看不厌地,去凝视,去铭记对方的面容。

然而这样的机会,烛台切光忠已经没有。


不过,你是很帅气。

烛台切光忠的嘴角微微勾起。 

“俱利君又在想些什么?” 

…… 啊啊,知道了他应该会很高兴吧,笑容灿烂就像刚才一样。


虽然你本来就是那样沉默

然而,现在却真的……。


我有点后悔我没有趁早好好看看你。 

这样,也就能早点让你知道了。 


山中龙吟已绝。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