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我是非

头像&背景by我的画绑@不闻
weibo@楚狂人__
是个臭屁写文的 通常主角攻 cp固定且双推
•CP取向:MHA-轰爆|歌王-音时 岭兰|CG-朱修
“是好是坏,那都是除我之外无人能够完成的故事,
所以我选择写下去。”
雷文选手,不喜欢请及时退出。

爆豪的三问三答

·轰焦冻生日贺文(迟了个大到dbq)

·cp向 轰爆

·特别鸣谢:在本文思路等诸多地方为作者提供宝贵建议和陪伴的 @不闻 老斯 老铁俺爱你!!!

·写纯日常真难  请大家随便吃吃

·以上ok?



1月11日,冬日午后大晴。

门“吱呀”一声敞开,开门人却不像它一样动作干脆利落,红白相间的头发和身子从走廊四下无人的背景里缓慢地挪动出来。轰焦冻抱着大大小小的一堆东西,边用脚抵住门,边谨慎地保持平衡,总算是成功回到家里。

今天虽然是他的生日,可上头和电视台也同样清楚这一点,人气英雄的这种重要日子自然要大做一番文章。于是一大早见面会读粉丝来信上特约节目连台转,结束后带回这些被节目组挑选出来的一小部分粉丝献礼,最后属于他自己的也就只有这可怜的小半天。

知道这些安排的并不止他自己,轰焦冻将东西堆在沙发上后环顾四周,家里却空无一人。

确实如此,不然他就不会在按了半天门铃毫无应答后才只好艰难地自己开锁进屋,带着满腹疑惑。今天的日程早在几天前他就告诉了同居的爆豪胜己,并向为了今天已经请好假的对方表示歉意。然而于情于理都应该在此的那个人,现在却并不在这里。

难道是自己又让爆豪哪里不愉快了?

带着七分不解两分心虚一分委屈,轰焦冻靠在沙发开始回想。


三天前。

“请好假了,所以你到底有什么屁企图赶紧放。”

“啊,”

“费尽心思去猜的蠢事我才不做,”爆豪在自己身边坐下,挑了挑眉毛把他赤红的瞳孔横过来,“老子从来不打歪靶,再说你那脑子里的算盘…呵。”

“那,我只要吃到爆豪做的祝寿荞麦面就好了。”

“哈…,还真是和预想的一样简单啊喂。”噗嗤一声,爆豪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他笑的时候嘴角总是咧得很大且上扬,露出虎牙的一角甚至能看到牙龈,配上总是倒竖的眉峰,就显得挑衅、狂傲甚至狰狞。但这一刻他的眉间却很放松,让人有种那是由一抹温馨给熨平了的错觉。

“啊啊,因为从其他人那里也得到了很多礼物,”轰焦冻看着他,神色也不自觉地更加缓和,带着几分暖意说道,“而且我也不想因为这个就给爆豪添太多麻烦。”

“这样你就觉得好了?”

“大家为我的生日这么开心,我也挺高兴的。”因爆豪的笑正心情大好的轰焦冻继续坦言着,话毕却见对方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意料之外的样子。

“那你呢?”冷不丁地,爆豪如此问道。

“我?”这回轮到轰焦冻出乎意外了,一时间竟有些语塞。“我也高兴啊…就像刚才我说的。”

“啧,”爆豪显然是不太满意这个回答,同时又似乎在思索些什么,便也没有再深入追究的势头。“行吧。”

回忆到此结束,最近自己能想到的可疑点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在那之后一切如常。尽管正式交往不久,轰焦冻自认为还算了解爆豪,但通过试探性询问也没有发现任何奇怪迹象。

果然还是生气或者在意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要不去问问吧……

就算SHOTO 是出了名的残念天然呆,甚至时常被调笑毫无浪漫细胞和情趣可言,对于生日他多少还是在乎的,何况这少去的还是喜爱之人的陪伴。

正当轰焦冻脸上笼罩的愁云越发浓重时,手机却唱反调似地响了起来。以为又是合作伙伴之类打来的寒暄电话,想着随便客套几句完事的他看过去,“爆豪”两个大字的来电显示在屏幕上分外扎眼。

“喂?爆豪,抱歉,你是不是生……”

“闭嘴,没生气也不是开玩笑,不过想好好过生日的话,现在按我说的做,还有回答我的问题。”

“哦,哦…照做就行了吗。”

“同样的话别特么让我重复,“电话里的声音立马有些不耐烦。“今早的节目里,你收到粉丝来信了吧?有一封署名咲子的,拿出来读。”

轰焦冻从堆叠的抽出那枚洁白信封和小小的礼物盒——它们在节目里只是被稍微提起过一会,笔迹歪歪扭扭,却很整齐。

 “给SHOTO。”他低声一字一句念了出来。

“谢谢你救了我,那时真的好害怕好难过呀,但是SHOTO很温柔很帅气,就像王子一样,所以不害怕啦。”

“咲子想当SHOTO的粉丝,以后也要嫁给和SHOTO一样的人做新娘子。祝SHOTO生日快乐,希望你保护大家的时候安安全全的。”旁边的礼物盒里静静地躺着11只淡蓝色和红色的千纸鹤。

他记得这是他两个月前在火场救下的一个刚上小学的小女孩,当时她在自己怀里缩成一团,眼泪鼻涕都招呼在了衣服上。但之后在安全地带为她擦干净了脸上的烟灰,轰焦冻更庆幸沾在领口上的不是一位母亲的泪水。

 “说说看,这信上写着是给谁的?”爆豪适时地出声。

“是给SHOTO的,”他顿了顿,“因为英雄活动的成果。”

 “好,那现在再看看臭久他们给你的破玩意,占家里碍事得过了今天我都想给扔了…”

电话里如此说着,句尾的语气中却并无真正的厌烦之意。轰焦冻会心一笑,起身向客厅一角走去。不同于粉丝,职业英雄之间互赠礼物自然是私下转交的,寿星生日当天的安排又可想而知,所以DEKU和英格尼尔的礼物提前五天便送来了,其他人也或先或后。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这个人。他抽出自己的好友,也是爆豪的孽缘幼驯染——英雄DEKU的贺卡。


     轰君:

     生日快乐,新年也刚过不久,所以也祝你新春快乐!

一直以来都被你帮助很多,真的非常感谢。今年是你正式出道第五年,不知道你现在成为想成为的英雄了吗?在我看来你优秀且坦率,勇于面对失败,这一点总是值得我去学习。就算还没有,凭你的能力也一定会实现的,一起努力吧!

    顺便也帮我向小胜问个好,祝你们生活愉快!今年也请多指教了!

                                                                                        

                                                                                              DEKU 绿谷出久 敬上


谢谢,轰焦冻在内心回答道。

绿谷总是能找到身边人的闪光点,尽管现在相聚时少,但朋友的事情绿谷却从来放在心上,并适时带来真诚的问候和温暖。

他干脆坐在木地板上继续拆开其他的礼物,一张张地默默读起了贺卡。它们无一不是各个在自己领域风生水起的职业英雄亲笔所写,这些或工整或娟秀或潦草的字体堆叠在一起,让他仿佛又坐在了当年嬉笑打闹的雄英A班之中。他还注意到,所有盒子里除了礼物本体之外都会不约而同地“多”出一把荞麦面,放在一起样式颇多,产地五花八门。

距离毕业已经7年,虽然每年今天他都在重复这些事情,但这次在爆豪的敲打下,似乎有什么开始变得不同。

“喂!?你看够没??”爆豪临近爆炸边缘的低吼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臭久那家伙肯定又写了些臭又长的废话……这群傻瓜就是不会概括才会这么啰嗦!”

“啊,看完了。”

“嗯,那你说,今天是谁的生日?”

“是……轰焦冻的?”

话毕,如同蛋壳破碎透进光来,脑海中一瞬间抓住了什么的感觉让他陷入短暂的沉思。电话另一侧的爆豪早有预料似地紧追其后问道:

“那,轰焦冻是谁?”

“…是……我。”

“是啊,就是你这家伙啊!”

一切都只为等这一刻似的,爆豪开始爆发式连珠炮教训起来。

“不论是粉丝的信还是礼物,都是送给今天过生日的你这个瞧不起人的混蛋的啊!!”

“你把那些心意当成什么了,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为你费老大功夫去做这些事的啊?啊??什么狗屁‘大家这么开心…我也挺高兴的’!”

和电话中相同,却更为真切的人声从大门外逐渐清晰。

“那样就一点意义也没了啊,你这笨蛋。”

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轰焦冻一直七上八下的心也仿佛一同落定, 他从木地板上有些慌乱地爬起,快步向玄关走去。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钥匙在锁舌里转动的金属音。

是啊,门后的那个人总是这样,拥有比自己敏锐得多的观察力和直觉,往往让自己动摇之后却又带来令人豁然开朗的答案。好比现在随门扉敞开而透进来的那几束日光,看似粗糙却足够温暖,还带着对方特有的一丝调笑。

而自己正是爱极了他的这一点。在这几步路间,刚刚被抚平的心跳便又强烈起来,内心的火焰热得如同个性失控,要化作实体冲破喉咙。

门终于完全打开,爆豪胜己,他金发的恋人提着塑料袋走进两步,站在那里。


 “爆豪……”

轰焦冻快步走到对方面前,不等对方开口就抱住了他。

“谢谢……我知道了。”

轰焦冻很少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说些什么,想说更多。“今天是我的生日,大家是为我在开心啊,所以我也应该是为自己感到高兴才对,”隔着衣服爆豪胜己都感到对方心脏的鼓动仿佛在撞击着他的肋骨,热切且激动。

“抱歉……明明这么简单,我却一直没有明白这一点。”

“你以为你很聪明?”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爆豪才想告诉我,让我看清楚,是吗?”

轰焦冻柔顺的发丝蹭着爆豪胜己鬓角的皮肤,他把整个脑袋都靠在他侧脸上了。

“搞什么啊…你是小孩子吗?弄清楚什么就马上开始叽叽喳喳的。”爆豪从自己怀里闷闷传出的声音里隐隐透着好笑,“还想要点表扬不成?”

“想要的。”轰焦冻向来对自身欲望相当诚实。

“真没办法啊。”爆豪伸出手把那一头异色的发给揉乱,“好了你给我让开,别碍事,做这个可花时间了。”

“哦哦,”带着些微不情愿地,轰焦冻松开了他。对方上半身精壮而有力的触感仿佛还残留在双臂中,边回味着这使人有些飘飘然的滋味,轰焦冻又问道:“爆豪要做什么?”

“除了某人点的单以外还能是什么,”爆豪穿着拖鞋将塑料袋在餐桌上摊开,把原材料一件件拿出,“话说在前头,今天过后在处理完那堆存货之前老子不会再做手打的了,你自己把那些吃完再说。”

一大一小两份荞麦粉与大揉面盆、水、葱一字排开,爆豪系上围裙撸起袖管麻利地开始忙活。揉面所需的力气对于他们这种战斗达人算是小菜一碟,不远处轰焦冻却看着那个背影入了神。在爆豪的手下,面粉总能很快成团并温驯地变成不同的形状,达到最合适的干湿度。而自己每每试图挑战,总以爆豪看不下去中途插手接盘而告终。

就像曾经在雄英的日常训练里他每每能发现自己的破绽与不足般,这份细致敏锐在生活中同样也让他不曾忽略过自己的任何所思所想。于爆豪而言就连日常起居、烹煮小鲜这些琐事,都同他的战斗一般收放自如。与此相反自己在某些方面,又的确是很粗心的一个人。

“真是拿你没辙。”爆豪总是如此“抱怨”道,然后简洁得当地把自己丢到该走的路上。

“爆豪。”他叫了那个正将面倒进冷水降温的背影一句。

“干嘛?急屁啊,再吵就只给你喝面汤。”

“我喜欢你。”

背影顿了一下,接着捞面。“无聊,要炒8年前的冷饭也给我换个新意。”

“也就是说8年前你都记下了啊。”

“啰嗦!给我快吃,然后马上噎死!”一漆碗一笼屉砰地磕上餐桌,汤汁在边沿险险晃了两荡。

轰焦冻拉开椅子坐下,看着对面人在蒸汽氤氲间有些浮红的面颊,微微一笑,将筷子夹在拇指间而后合掌。

“我开动了。”



“真好吃,爆豪做的就是不一样啊。”吸溜着最后几口面,轰焦冻的声音显得有些含混不清。

“那还用你说。吃个饭别废话,好好吃完。”对面碗里已经干干净净,爆豪做什么事都雷厉风行。

“嗯。”端起碗最后喝了一口汤,轰焦冻也放下筷子。“我吃饱了。”

不过他没有立刻将餐具收拾起来,却闭上眼颇为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但就这么没了……可以的话真想每天都吃啊。”

“梦话等睡了再说,给你点阳光就灿烂啊寿星宝宝。”对方鄙视道。

 “还有谢谢啊,爆豪…为我还请了假。”

“哦,没什么,反正最近也没有那么忙。” 

爆豪起身走到轰焦冻身边,正想将他的碗碟拿走时,对方却轻轻抓住了他的手。

“即便如此,我也很开心。”迎上爆豪的视线,轰焦冻弯起修长的眉毛,灰蓝异色的眼底温柔地折射着星点碎金般的午后阳光。

“是吗。”赤红的瞳孔稍微移开了视线。

“爆豪刚刚…说了的吧,因为是我自己的生日,所以要让自己开心地过。”

“……啊啊。”

“那,我能再,任性一次吗?”轰焦冻握住自己的干燥、温暖且修长的手指紧了紧。

爆豪胜己的心头一动,啊……这家伙。

这家伙的这张脸,不厌其烦地、无数次扰乱自己的心神。

 “什么啊,假也都请了,奉陪到底。”

和他在一起……总让人措手不及。

迎面而来的,是轰焦冻炽热的唇温。

“嗯,我,想要爆豪……”



……


“爆豪,……好辣。”

“……哈哈,谁叫你要在这个时候,老子吃的可是热汤特辣的,和你这喜欢吃冷的怂包可不一样。”爆豪胜己望着微微吸气舔着嘴唇的轰焦冻,笑得相当恶劣。正当他想推开对方继续刚才没能完成的家务事时,后脑勺却又被按回来,接着嘴里一凉。

“嗯…?!”

轰焦冻的舌尖挟着一块冰,卷土重来。


1月11日,冬日午后大晴。

2top的两位职业英雄,今天临时歇业。


-Fin-


评论(1)

热度(100)